????“白痴你是白痴吗严崚山还有你讴歌,你也是白痴吗”

????离歌很久没有情绪这么激动过了,哪怕是一直以来都一直都陪伴在他身边的讴歌也很久没有见到她哥这么激动的样子了,他一脸气愤地瞪着严渊和讴歌,一点压抑的意思都没有,就这么大声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你为什么要跑过来救我你明明被三个天阶追杀,干嘛还冒着风险跑过来救我你是白痴吗以你那个时候爆发出来的速度,真的不能逃出他们组成的包围圈吗如果不是为了帮我吸引火力,你应该早就跑了吧为什么要跑回来救我明明只差一点我就可以诱导侯龙抵达起爆位置了”

????“起爆位置”严渊挠了挠头,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在情绪如此激动的离歌面前,哪怕是他也不敢在离歌面前回嘴。不过他也不傻,很快就意识到了离歌口中的意思,“等等你是要和侯龙一起自爆同归于尽你才是傻子吧喂”

????离歌理都不理终于反应过来的严渊,转头看向了一旁低着头,甚至都不敢看自己一眼的讴歌,用阴森森的语气问道:“那么,问题来了。我亲爱的讴歌妹妹,请问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老老实实把祭坛置换走,然后把已经开启的起爆装置换过来呢你哥哥我这辈子就指望着这一件事情呢,你就一定要在这种时候给哥哥捣乱吗”

????“咿呀呀”在表情阴森恐怖的离歌面前,小讴歌连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一下子抱头蹲下,但是小姑娘倒也硬气,明明都被吓得瑟瑟发抖起来了,也不开口道歉,反而是低头嘴硬地嚷嚷道:“可是可是是哥哥你自己说今后的未来属于我自己的,讴歌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呀咿呀”

????抱头蹲防的讴歌一下子被离歌抱了起来,尽管修为实力比哥哥强一万倍,但是在自家义兄面前,一向逆来顺受的小讴歌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意识。当即放弃了所有挣扎,露出了一张“你来打我吧”的可怜表情,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离歌,有些抽泣地说道:“我不希望哥哥死掉,我也不喜欢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未来。哥哥,我想要你继续束缚我啊讴歌永远都是哥哥的棋子,一个棋子是永远离不开棋手的,离不开,也不想离开。”

????离歌看着面前仿佛快要哭出来的讴歌,微微皱了皱眉角,好半天之后他才叹息一声,伸出手来微微发力敲在了讴歌的额头,把小姑娘打得捂住了额头,然后又一把揉了揉她的头发,恶狠狠地说道:“以后不许再违抗我的命令了,你可是我的棋子啊,讴歌。”

????讴歌愣了愣,然后忽然低下了头,整个人微微颤抖几下,接着伸出手来一把抱住了离歌,将自己的脑袋紧紧埋在了离歌的胸膛之上,闷声闷气之间还带着些许哭腔地说道:“嗯,我是你永远的棋子”

????严渊:“”

????严渊面无表情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接着咳嗽两声,打断了眼前的感人一幕。离歌和讴歌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旁观的第三者,便暂时分开拥抱,不约而

????同地看向了这个电灯泡,接着又看到他嘴角微微抽搐地开口道:“你们两个好恶心呀。”

????离歌、讴歌:“”

????“又是什么讴歌永远都是哥哥的妻子,又是你可是我的妻子之类的。你们还不害臊啊”

????离歌的嘴角微微抽搐起来,而脸皮子更薄的小讴歌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面孔,嗖的一声窜到了离歌身后,不好意思再呆在严渊面前了。离歌看着自己义妹实际上是情人的动作,无奈地看向严渊,没好气地说道:“我们说的是棋子,棋盘的棋。”

????“嗨,懂得懂得。”严渊可是过来人,哪看不出来眼前这两个哥哥妹妹的实质他只是被闪光点秀得眼睛疼,才开口反击的。他给黑着脸的离歌摆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然后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祭坛,“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啊”

????“那里面是素女道的奥秘,也就是素女道的传承总体,里面包含了素女道的全部功法、研究资料、秘辛等等,是素女道传承这么多年来所凝结下来的瑰宝。若是天魔潭吞并素女道时没能得到这个奥秘,整个行动等于失败因为他们能得到的回报将比预期的要少得多,甚至可能比他们投入的还要少。”

????“明白了。”严渊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你们把素女道偷出来了”

????“很不错的比喻。”离歌打了一个响指表示对严渊话语的认同,他看向祭坛,“当然,我们要想找到这份奥秘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侯龙在这里呆了七八天却仍然没能找到开启奥秘的钥匙,这对于我们来说,恐怕还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那怎么办”

????“当然是找专业人士来咯”离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已经提前发信让安鸢赶过来接手这个祭坛了,她可是正经素女道的高层出身,而不是那些被天魔潭收编的极端派边缘人士。这奥秘就交给她去寻找吧。”

????“哦。”严渊这才想起来,“严渊”和离歌还有一个素女道伙伴正在往这里赶。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道:“这么一说,我们这次行动大获全胜了啊。不仅把天魔潭的最大战果给偷了回来,而且三个人全都安全归来逃到了安全区域。更何况,最后不还是把离歌你准备炸侯龙用的炸弹给置换过去了吗猝不及防之下还是能炸翻几个吧”

????“不,翻不了。冷暖在侯龙身边的时候,他就不可能死。”离歌摇摇头,“最多只疼不伤吧,嘿,这下他终于会把我摆在对手的立场看待了吧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来谈谈你吧,严崚山。”

????“我”

????严渊莫名其妙地指了指自己。

????“老实说,我欠了严渊好几个过命的人情,所以一开始我只是在利用你,想着事后再想办法对付你,把严渊救出来。”离歌眯起眼睛看向严渊,而后者一听离歌这话,也对离歌和讴歌警戒起来。他们两个对峙了一段时间,最终由离歌一声叹息结束了对视,咬咬牙没好气的说道:“但是这一次,我也欠了你一条

????命啊,严崚山。”

????“啊”严渊愣了愣,然后摆摆手,“我没打算让你欠下人情,那个时候我只是单纯地想救你而已,你也不用这么当回事。”

????“这可不行。”离歌打断了严渊的话,没好气地说道:“这可不符合我的人生信条啊。”

????严渊看着眼前无比认真的离歌,有些感慨地叹了一口气,他想起了那些坑了自己无数次的“智者”们,那些家伙要是也像眼前的离歌一样有情有义的话,自己也许就不用过的那么水深火热了等等眼前这厮刚刚才坑过自己来着的唔

????不过眼前这个好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智者啊虽然不知道水平如何,但就算比不上刘清若他们,也应该也比我这种半吊子的家伙好得多吧我现在的记忆有些混乱,就连自己布置出来的计划都有些记忆模糊,若是能借助离歌的智慧,也许能够找回丢失的记忆也说不定呢

????严渊陷入了沉思,但也没思考多久,便对着眼前的男人开口道:“其实你也可以叫我严渊。”

????离歌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你不是严崚山吗”

????“不,但我也是严渊。”严渊对离歌摊开了双手,简单地说道:“而我的目的,也许想要复活过来,也许想要回家,但首先,我想先去京城看一看,想要将我失去的那一部分记忆找回来。”

????他将他所还记得的计划简单地和离歌讲了讲,当他讲到有关斩三尸的时候,离歌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很快便又舒展开了。他抿起了嘴,沉吟很久才再度开口:“我听说严渊从月艺公主手中得到了一颗星宿宝石,这是一件蕴含着气运奥秘的先天灵宝,老实说她将它转交给你就是为了让那个时候的你带离京城,以免与龙玺碰撞发生不可预期的变数。这样的情况下,你想要进入京城,一定会遭遇极大的阻力的。”

????“那怎么办”

????严渊急了,他的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催促着自己前往京城,可他又完全不知道前往京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种感觉让他难受极了。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星宿宝石寄存在别人那里但我不建议做这种事情,因为你需要这颗宝石维持你的战斗力。按照你的说法,你遭遇危险的可能性极大。”离歌打了一个响指,“所以我的建议是,直接从大门进去。”

????“哈”严渊莫名其妙地质疑道:“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没有没有,我没在和你开玩笑,喏,你要去京城的话,就往这个方向过去。”离歌抬起手来指向北边的方向,“大约走上十分钟你就能看到京城了,然后直接从大门进去,听我的没错的。”

????“好吧,我信了。”

????严渊咽了一口口水,许久之后才艰难地点点头,但依旧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身的意思。等到离歌和讴歌奇怪地看向他之后,这个男人才尴尬地笑着开口问道:“能不能带着我过去啊我怕迷路。”

????“喂十分钟的路程你也能迷路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