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道:“提督大人的安危重要,属下等不过是多费心一些罢了。”

????天色渐晚,在前探路的关胜就见前方乃是一片丛林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丛林,再看看天色,当即一抬手沉声喝道:“所有人止步”

????有句话叫做逢林莫入,本身就说明树林有着一定的凶险性,更何况还是在天色已晚的情况下,但凡是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穿越那一片丛林。

????只听得关胜冲着十几名干练无比的番子道:“四下找一找看,可有什么适合歇脚所在。”

????轰隆隆,一阵沉闷无比的闷雷之声自高天之上传来,关胜听得那声音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是晴日里的话,纵然是晚上,他们一行人随便都可以寻一处地方过夜,可是眼下这天气,尤其是那响起的闷雷之声意味着晚上极有可能会是雨夜。

????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选好落脚之地,否则的话,极有可能会成为落汤鸡。

????没有多久,楚毅、杨志一行人的身影便出现,就听得一阵马蹄声倏然止住,几道身影翻身落马。

????杨志看着关胜道“关兄,怎么不继续赶路”

????关胜指了指前方那一片绵延数里的树林道:“天色已晚,此时入林只怕是会有凶险。”

????杨志打量着前方那影影绰绰的树林下意识的向着楚毅看了过去。

????楚毅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道:“怕什么,无非就是一片树林而已,况且此地距离京师也不过几日路程罢了,难道说还能盘踞着大股的强人不成”

????说话之间,楚毅向着关胜道:“赶夜路而已,就算是有什么强人,难道说大家会害怕不成”

????被楚毅这么一说,关胜当即便道:“属下等自是不怕,只是提督大人之安危”

????楚毅背着手轻笑道:“若是果真有人能取我性命的话,那便让他来吧。”

????对于楚毅的一身修为如何,说实话关胜等人多多少少都有所了解,就算是他们出手也不可能是楚毅的对手,这区区一片树林,真的说起来的话,真的算不得什么问题。

????深吸一口气,关胜同杨志对视一眼,同时楚毅翻身上马做出决断道:“走,入林”

????眼看着楚毅纵马向着那一片丛林而去,关胜、杨志等人连忙上马,匆忙跟上。

????差不多两丈宽的道路蜿蜒崎岖,四周高大的树木林立,尤其是那一阵阵的夜枭之声传来,却是让这丛林多了几分森然气氛。

????一队人马此刻正在丛林当中穿行,为首的正是关胜,大刀在手,可以说时刻保持着警惕,看其提刀的姿势,一旦有什么变故的话,绝对能够在第一时间出手。

????楚毅神色平静,好似行走于闹市之间一般,浑然不将四周的丛林环境放在心上。

????渐渐的随着楚毅一行人深入丛林之中,夜色也黯淡了下来,此时一行人打起了火把将丛林照亮一片,却也将四周衬托的一片阴森可怖。

????哗啦一声,前方陡然传来声响,就听得关胜一声断喝,手中大刀辟出,就见数尺长的刀芒轰然劈向前方一侧,就听得一声惨叫响起,血腥之气弥漫开来。

????借着火光上前一看,不过是一头孤狼罢了。

????关胜稍稍松了一口气道:“提督大人,不妨事,乃是一头孤狼。”

????众人一颗紧绷的心也放了下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隆之声响起,一道道的闪电劈下,大风渐起。

????杨志看到这般情形不禁道:“大家继续赶路,务必要出了这丛林寻一处落脚之地避雨。”

????本以为这一处丛林乃是凶险之地,如果说真的有人想要对付楚毅他们一行人的话,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处设伏之地。

????就连关胜、杨志等人都做好了随时大战的准备,可是足足半个时辰过去,前方隐约可以看到了丛林的边缘地带,竟然也没有遭遇什么意外。

????莫说是伏击之人,就算是一道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然而此时雷霆之声渐渐远去,点点滴滴的雨滴洒落,一行人之中楚毅、杨志、关胜、花荣等人皆是修为高深,内息足可以外放,但是就算是修为可以外放屏蔽大雨,也不可能一直消耗内息去阻挡雨滴啊。

????再说了,除了他们几人之外,随行的一众手下却是没有这般的能力,尽管说都是身怀修为的精壮之士,但是也一场夹杂着寒意的秋雨当头浇下也不是什么让人觉得舒服的事情。

????出了丛林,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哪怕是天气恶劣一些,好歹在丛林当中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前方隐约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灯火,顿时让人眼睛一亮,就听得关胜道:“提督大人,前方似乎有落脚之地,属下这便带人前去查看一番。”

????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关胜几人便看到前方赫然是一处酒肆,这一处酒肆正位于一片荒野之间,四处不靠人家,黑夜之中,两盏大红的灯笼高高悬挂,在风雨之中飘摇,看上去竟然平添了几分阴森之气。

????关胜发现这竟然只是一处酒肆,而非是他所想象当中的一片村落不禁犹豫起来。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之间,这么一处酒肆但凡是有那么点行走江湖的经验都不会轻易入住。

????不过看着那哗哗落下的大雨,关胜当即命人前去禀明楚毅,同时大步上前。

????翻身下马,关胜立于那酒肆门前,伸手在那门扉之上砰砰拍打起来,同时高声道:“店家,开门。”

????顿时一阵犬吠、马嘶之声传来,足足十几个呼吸的功夫才听得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道:“敲什么敲,这都深更半夜了,也不怕扰人清梦”

????伴随着这满是不耐的嘀咕声,门扉开启,就见一名小二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打着哈欠抬头向着关胜看了过来。

????“妈呀,鬼呀”

????陡然之间那小二一声惊呼,像是被关胜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被大雨那么一淋,关胜即便是身上披着蓑衣,可是头发却是湿漉漉的一片粘在脸上,再加上其赤面重枣,在那灯笼的红光照耀下还真的有几分慑人之气。

????“喊什么喊,看清楚了,关某是人,不是鬼。”

????小二似乎是被关胜给镇住,缩着脑袋向着外面看了看道:“客官,一行几人,需要住店吗”

????关胜当即便道:“我等一行三十余人,可有足够的客房”

????小二闻言不禁连连点头道:“有,有,我们家足够容纳百余人,客官快快入内”

????似乎是觉得大生意上门,小二当即便闪过身子让开路来将关胜几人引入客栈之中,同时高声道:“掌柜的,有客人住店。”

????就听得一个声音传来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吩咐人烧好热水,没看诸位客官一身风尘吗”

????就见一名胖乎乎的胖子钻了传来,一脸的媚笑,笑眯眯的模样,乍一看像是一尊弥勒佛一般。

????搓着手的掌柜看着关胜道:“客官,要几间客房,可需要我等准备酒水饭菜吗”

????说话之间,客栈之外一阵马蹄声传来,显然是楚毅、杨志等人到了。

????看到门外一行人,那掌柜的眼睛一亮,连忙道:“诸位爷,快,快进来歇歇脚,这大晚上的,大雨倾盆,诸位怕是被淋坏了吧”

????走进客栈之中,杨志一副警惕的模样当先四下看了看,然后同关胜对视一眼。

????关胜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杨志这才上前冲着那掌柜道:“掌柜的,速去准备一下客房,还有记得准备热水,若是有什么可口的饭菜也准备一下。”

????掌柜的当即便道:“客官尽管放心便是。”

????一间客房当中,杨志、楚毅、关胜几人皆在其中,就听得杨志道:“客栈没有什么问题,这些小二、掌柜的皆是普通人,包括饭菜、热水也都检查过了。”

????神念笼罩整个客栈,楚毅仔细查看了一番,整个客栈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加上客栈里的人,也不过是不足二十人,也就是说抛开那些小二、掌柜的,真正的住店之人都不足十人。

????而且在楚毅的感应当中,这不到十人之中,大多也都是普通人,就算是有那么几人身怀修为,最强的一位也不过是先天级别罢了。

????区区先天强者而已,就算是随行的一众番子当中,也足可以轻松挑出十人八人来。

????微微点了点头,楚毅道:“既然客栈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大家伙就好生歇息一番。”

????这一路之上所有人都是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虽然说身体上不累,可是精神上却是非常疲倦。

????如今确定客栈没有什么问题,一众人也好趁机放松一下心情,否则的话长时间这么绷着,正常人也承受不了。

????楚毅沐浴过后整个人盘膝而坐,心神沉下,运转周身内息渐渐入定。

????大雨越来越大,呼呼的风声夹杂着雨声,放眼望去,一片的雨幕充斥天地之间。

????本身一行人可谓是人困马乏,又在雨幕当中奔波那么久,如今总算是安歇下来,除了安排的几名值夜的人之外,其余人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哗哗的大雨遮蔽了一切的响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队人却是摸黑冒雨而行,只看其前进方向,赫然是奔着荒野之中那一处客栈而来。

????上百道人影尽皆披着蓑衣,为首一人身形矮小,手中提着一杆长枪,口中骂骂咧咧道:“他娘的,这是什么鬼天气,要我说的话,这种天气就该呆在寨子里抱着娘们睡觉”

????一头金发,如同狮子头一般的燕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努力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前方,听到王英的絮叨声不禁道:“二弟,楚贼一伙人戒备有多么森严你也不是没有看到,这一路之上咱们愣是寻不到下手的机会,难得此番大雨阻路,令其一行人困在这荒郊野外的酒肆当中,这才给了我们下手的机会,若是换做其他时候,单凭我们这些人,真去寻他们一行人的麻烦,怕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王英皱眉道:“可是哥哥怎么就不许我带人将那客栈给占了,将客栈上上下下尽皆换做我们的人,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加的得心应手吗”

????白面的郑天寿轻咳一声道:“这些官府中人可不是傻子,这荒郊野外的,他们在一处酒肆当中借宿,真的当他们没有一点的戒备之心吗就咱们兄弟身上那一身掩藏不住的匪气,只怕是一个照面就被人家给识破了。”

????听得郑天寿这么说,王英这才讪讪一笑道:“反正俺王英不管,楚贼的心肝我要尝一尝,咱吃了那么多的心肝,还没有吃过阉人大官儿的心肝呢,刚好也尝一尝到底是什么滋味”

????燕顺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道:“二弟尽管放心便是,此番大雨遮蔽了一切,咱们潜伏到酒肆怕是都不会被人给发现,到时候百余人一拥而上,再加上数十神臂弓,哪怕是那楚毅有通天的手段,也难逃一死。”

????不过是盏茶功夫,上百贼人累的气喘吁吁,总算是出现在了酒肆近处。

????正如燕顺所说的那般,有大雨做为遮蔽,哪怕是这些没有掩藏身形踪迹的贼人也在没有惊动他人的情况下接近了酒肆。

????须臾之间,突然一声惨叫传来,就见一名贼人捂着腿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哪怕是有大雨遮蔽,这一声惨叫在深夜当中也是极为刺耳,顿时守夜的几人当即被惊动了。

????关胜双目睁开,一手持刀大步上前,整个人气势冲天而起,四周雨幕落下愣是被身上的气息所挡开。

????随之几道身影走出,其中一人将一捆倒了菜油的干柴点燃,顿时熊熊大火在雨幕当中燃烧起来,哪怕是大雨一时之间也难以将火光熄灭。

????借着火光,关胜几人就看到在前方大约数十丈之外,赫然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影。

????王英一枪下去将那名抱着短腿惨叫的喽啰给挑飞出去道:“真是废物。”

????原来那人太过倒霉,却是踩上了东厂番子在四周故意留下的一些机关。

????燕顺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头,突袭是不可能了,不过所幸已经潜伏到了近处,突袭不突袭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孩儿们,给我冲啊,杀光所有人,回去之后,每人赏五十贯铜钱。”

????顿时一众喽啰眼珠子都红了,嗷嗷叫的向前冲,那可是五十贯铜钱啊,若是拿去置地的话,甚至都够买下好几亩的良田传家了。

????对于这些将脑袋挂在腰带身上的贼人来说,只要有赏钱便可以拼命,他们干的就是拿命换钱的勾当,难得自家头领喊出这么高的赏钱。

????再说了,在这些贼人看来,他们足足有百多人,而且还有数十神步弓,就算是江湖上的好手他们也敢围杀,既然如此,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酒肆的二楼临窗处,楚毅立在窗口,寒风吹动雨滴,然而却无有一丝寒意涌入房间当中,哪怕是深夜之间,楚毅依然将不远处王英一伙人看的清清楚楚,目光只是一扫便判断出了这一伙人的大致来路,微微摇头叹道:“真是天堂有路不去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啊”

????搜狗